三五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阿敏
    方案已经收到,我允许你们可以按照此方案进行实施,实际操作方案可随时调整不必请示汇报,但每天必须有一个汇总方案。另,切记谨慎小心且操作保密,一定不能对整体资本市场造成任何影响。

    这是周铭代替林慕晴给阿敏回复的邮件,这是王云龙一直为了应对现在的问题所准备的方案,大体上肯定没问题,但由于方案是事先做的,肯定会有很多预料不到的地方,因此也给了阿敏他们一定的自主权,让他们面对突发状况可以自行调整方案不用随时请示汇报。

    毕竟林慕晴由于怀孕而周铭也一直没在港城,知道自己对港城经济结构的了解肯定不如阿敏王云龙他们,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随便微操的好,免得出问题。

    当然只有一点是需要强调注意的,就是方案执行必须干净谨慎,不能影响干扰整体的港城经济,一来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而且童华这么主动上门告诉他们,他们总不能转头就拿这个消息去投机去背刺他们;二来如果贸然行事影响了港城经济,造成了雪崩效应,搞不好自己也会受牵连走不掉了。

    当然周铭也并不是回复了邮件就高枕无忧了的,周铭还自己去看了股市的情况,以及对比了几个典型企业的财报,再结合王云龙的模型进行分析。

    周铭这么做并不是怀疑王云龙有什么问题,而是周铭深知作为领导,不能只下个命令就甩手不管,什么事情都一股脑的丢给下面,要是这样的官僚主义,早晚要吃大亏的。

    两世为人的周铭深知这一点,因此不说什么事情都事必躬亲吧,但至少自己心里得有个数,不至于突发什么事情自己是两眼一抹黑的抓瞎。

    而阿敏那边在林慕晴的授意下,发邮件的时候准备工作也并没落下,现在收到回复,港城联合投资基金联合旗下的思铭投资公司和金名基金等一齐行动起来。

    这就是曹海洋显本事的时候了,在他的统一调配下,几家基金企业协同行动,按照林慕晴不影响整体市场的指示,并不一味的卖出,而是这边卖出一点,那边买进一点,甚至还增持了部分债券和股指期货等等。

    这不是简单的温水煮青蛙,而是在煮的时候还吹风降温,注入凉水等等一系列操作,让锅里的青蛙更无法准确感受水温的变化。

    总之在他的一番眼花缭乱的操作下,以港城联合投资基金为核心的所有投资单位,手上的金融证券产品都在有效的减少变现。

    更重要的是,在此期间,港城股市不仅没有下跌,反而因为交易量的上升,带动了整体的技术性上涨。

    晚上阿敏过来医院向周铭和林慕晴汇报工作:“大体方案是按照初始方案进行执行,不过具体操作中进行了技术调整。”

    阿敏告诉周铭由于有些公司资产配置比例和负债情况过于严重,担心突然大量交易会直接引发雪崩反应,因此放弃某些反复操作的方案,采取滴水式少量流出的方式,或者私下交易不惊动市场等等方式。

    此外,他们还针对一些实业疲软的情况,采取了抛售增持的手法,也就是先抛售致使市场跟风,继而股价小规模下跌,等到一定程度他们出手接盘的方式。

    由于实业相比证券金融具有相对保值的特点,因此资金购买实业证券债券,具有一定的避险作用。

    “阿敏你这次做的非常好!”周铭首先夸赞了阿敏的做法,不过紧接着又告诉她说,“不过不可以因为现在的情况而掉以轻心,相反随着我们的资金逐步退出市场,要越来越警惕不能出问题,如果在必要的情况下,保留一部分资产在市场中也是没问题的。”

    阿敏有点不太理解:“为什么还要保留一部分?这样一旦发生股灾的话,我们留下的资产不是很容易被套牢吗?”

    面对阿敏的疑惑,林慕晴告诉她:“只要我们的大部分资金都撤出来就够了,没必要一点不放坏了大局,如果因为我们的撤资吹响的股灾的号角,那才是得不偿失的。”

    林慕晴还说:“此外证券市场的形势瞬息万变,谁也没办法预测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我们不能就急着把资金全撤出来放假,保留一部分资产在市场里,也是保留我们继续做点什么的可能。”

    这就是机构投资和个人投机的区别所在,对于个人投机而言,追求的是利益的最大化,只要见到拉红就上,预测放绿就跑,但对于机构投资者,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并不是说机构投资多有市场社会责任心,而是机构投资一切都要以稳定盈利为主,其中又以稳定压倒一切。

    而稳定的第一要数就是要把鸡蛋放到尽可能多的篮子里,不光是为了避险,也同样是为了一旦市场情况有变的时候,自己不至于第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毕竟这个年代可不像电子化相当发达的后世,也不像个人投资者,买股票就是动动手指那么简单,哪怕在港城这个号称“自由”的金融港,大批量的资金流动,也仍然需要审核的。

    林慕晴见阿敏渐渐有些明白了,拉着她的手对她说道:“你呀,以后记得不管什么情况,眼光都还要放更长远一些才对。”

    不过这也不能怪阿敏,毕竟她是一个连初中都没上完的女孩,很早就出来打工了,如果不是碰到林慕晴,恐怕她到现在也还是个小公司的前台,每天住在十几平米的小出租屋甚至地下室里,提心吊胆的过着明天公司和工作不知道还在不在的生活。

    要知道就是大学毕业的林慕晴,也是因为跟着周铭来了港城,上手就是蔓延全世界的巨大股灾,她自己也拼命努力在港城大学报班补习,又有王云龙曹海洋这样的人在旁辅佐,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这不是说出租屋地下室里走不出出类拔萃的人才,学历一定跟能力挂钩,而是人在这样的环境时间长了,周围接触的也都是有一天没一天的生活,容易变得浑浑噩噩,眼界也会变得越来越窄。

    阿敏自己也明白这些,因此她所能做的,就是对林慕晴抱以她全部的努力和忠心。

    记录下周铭和林慕晴的意见,阿敏随后主动去后面的厨房给周铭和林慕晴下厨做饭了,这也是私人医院专门弄出来给客户准备的。

    林慕晴怀孕以后,除了保姆,一直都是阿敏在照顾,做饭啥的已经轻车熟路,而且在过来汇报工作前,阿敏也专门叫人送来了菜,就是准备自己来的。

    “慕晴姐,周铭先生,我知道你们喜欢吃辣椒,这次是我专门托朋友找来的荆楚辣椒。”

    阿敏从保鲜盒里拿出几根细长的辣椒,在周铭和林慕晴面前晃晃,然后才拎着这些菜朝后面的厨房过去。

    看着阿敏娇小的身躯拎着几个大保鲜盒,周铭想帮忙,却被阿敏给推回来了,她要周铭好好陪陪慕晴姐,还不高兴的指责周铭搞不好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港城,让林慕晴天天想着了。

    周铭对此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慕晴则笑着让周铭过来坐下,他这位大爷别跟着去厨房添乱就是好的了。

    事实证明阿敏还是很熟练的,不过半个多小时,一份糖醋排骨一份小炒肉和一份炒青菜就被端进了养护室,阿敏告诉周铭,林慕晴怀孕以后可喜欢吃酸了。

    周铭笑着表示酸儿辣女,林慕晴怀的是一个小子,喜欢吃酸很正常嘛。

    突然阿敏的手机响了,阿敏担心辐射影响林慕晴,拿着手机走去一边,应该是公司那边有什么事情,阿敏突然语气就严厉起来:“这种事情你打电话来的目的是什么?告状吗?我告诉你对市场的预测是准确的,我不管你那个项目跟了多长时间,现在必须给我放弃!我现在需要你做一份关于撤资的方案出来,明天早上之前放在我的办公桌上,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交一份辞职报告。”

    阿敏说完也不等那边回话就挂了电话,也是当她挂了电话才猛然想起周铭和林慕晴就在身后,顿时转过身来有点手足无措。

    看着刚才还一副女强人姿态的阿敏,突然一副做错事被抓了现行的小女孩模样,让周铭和林慕晴感到忍俊不禁。

    林慕晴还对阿敏说:“阿敏长大了嘛,就应该这样,凶一点厉害一点可以的,要不然我怎么敢把港城联合投资基金交给你管啊。”

    阿敏笑脸红扑扑的:“可是慕晴姐您……您还在这里,我这么做……”

    林慕晴摆手说:“可是现在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就是你在管呀,你就是我的大管家,没事的,大胆一点,要不然你性子这么软,以后要是谈了恋爱,我都还怕你被哪个男人欺负了呢!说起来好像还没听阿敏你谈过朋友啊,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听着林慕晴越说越没边了,阿敏感觉自己的脸颊越来越烫了:“慕晴姐你快别说了……”

    突然阿敏伸手指了电视:“慕晴姐,周铭先生,你们快看电视,这个新闻可重要了,央行的副行长来港城啦!”